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
忆中棉所巨变
日期:2017-02-15 作者:中棉所 胡育昌 来源:农业部

  一、初期中棉所印象

  初建时期的棉花所,地处偏僻乡村,院区没有围墙,也没有通电,晚间照明得点煤油灯,做饭、洗脸,得从水井里打水,田地也是由人工(或牲畜)辘轳提水浇灌……。据说,早先北边“旱河”两岸那一大片丛生的高高芦苇荡,曾是时有盗匪出没的场所……!

  建所初期的中棉所,当时只有一幢约有十来间平房的办公室,所办公室、栽培室、品种室等研究室都集中拥挤在里面。当时,研究、实验设备极其简陋,只有少数瓶瓶罐罐、算盘、直尺、米尺、手摇计算器(它在当时已经算是“先进设备”了)……之类东西。上世纪60年代初,总算建起了一幢四层的办公实验大楼——成为当时安阳第一高楼。科研条件开始有所改善。

  当时,职工住房全是低矮拥挤的平房。1958年刚到棉花所时,我们新分配来的五个大学生,就都挤住在一套(分两间)大约总共只有30多平米的“丙级房”内,自然是拥挤不堪了。当时的棉花所,距安阳市30多里,交通十分闭塞,公用物资运输主要靠马(骡)车、拖拉机和一辆卡车。一般人员外出,主要靠步行到“白璧”(当时工资低,物资缺,都还买不起自行车),再等上好久,才能搭乘公交车到安阳市区。公交车车次也少,所以去一趟安阳市区,一般都得耗费一整天!上世纪60年代初“三年困难时期”,有些人为了节省车费,走南路(近些)步行去安阳,光路上来回就得走5、6个小时,真是劳累费时之极!。有时能搭上所里去安阳拉货的马(骡)车或拖拉机、大卡车,就算万幸之事了!所以,平常没有特别重要的事,很少有人去安阳市区,大多数人业余时间多消耗在工作或家务、种菜等杂务。当时,收音机还很稀有,一般只能从广播大喇叭中听到一些大众音乐或戏曲。所以,人们比较关心和期盼的就是:什么时候能在大礼堂或露天广场看一场流动电影、地方剧目或职工文娱节目……

  二、中棉所巨变

  经过五十多年国家和上级的大力支持、全所职工的共同努力、艰苦奋斗、勤奋工作、拼搏创新,如今的中棉所已今非昔比,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,面貌焕然一新!在历次建设,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,通过世行贷款对“中国农业科学院棉花、小麦、玉米研究中心”的大力投资和人员培训、国家和农业部重点实验室和“农业部棉花品质监督检验测试中心”……等重大项目的建设,一座现代化的崭新办公、实验大楼、产业楼、培训交流中心已经在安阳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矗立起来!工作环境也相当优美。引进了一系列先进的科研设施、实验仪器设备……,电脑、网络……得到广泛应用,各种分析和实验仪器,如气相、液相色谱仪、紫外分光度计、电子显微镜、自动化棉花纤维品质分析仪、植物生长箱等配套齐全。办公实验区、试验基地之间每天有班车来往1~2次,职工外出(外地出差)也十分方便。试验田从原来的“南场”扩展到“东场”、“西场”,轧花厂、棉种加工处理车间、贮存库等设施也已经搬迁到交通更方便、条件更理想的“东场”。在新疆、安徽、海南等地都设有科研、生产基地。所有这些,都极大地改善了科研条件。形成了包括棉花种质资源、育种、栽培、植保、生物技术、科技管理和服务、信息交流、产业转化等多学科、多方位,相互配套的完整科技和后勤保障体系。培养、吸引了一支优秀的科技队伍,一批来自不同地区和国家的研究生、博士生也陆续慕名而来。

  通过常规、杂交、转基因等多种途径,先后培育出了以获得国家发明一等奖“中棉所12号”为代表的一系列优良棉花品种,如中棉所10、19、29、35、38、41、45、49、63、70……等,为我国棉区提供了高产优质、抗病、抗虫、中熟、中早熟、早熟、彩棉等等多种类型的棉花品种,配以现代化的综合栽培措施,科研成果得到广泛推广应用,解决了我国棉花生产中许多重大科技问题。在国家支持和兄弟单位、棉农的共同努力下,使我国自育棉花品种成为生产上的主导品种,完全扭转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前美国引进品种占统治地位的局面,彻底改变了我国棉花生产原来的落后面貌,总产跃居世界首位,单产超越美国,列居世界先进行列。

  绝大部分职工、家属都已搬迁到安阳市内的“石家沟”和开发区的“棉花苑”、“专家公寓”居住,居室宽敞明亮,每户面积多在80m2以上,生活、医疗、教育……等各方面条件已得到极大的改善!

  三、历经奋斗拼搏

  从起步时期的“一穷二白”到今天的巨变,中棉所在历经众所周知的“美国等列强封锁和遏制中国”、“三年困难时期”、“文化大革命”动乱等重大过程中,与遇到的种种困难和障碍进行坚韧不拔的斗争,披荆斩棘地前进,在改革开放过程中,抓住机遇趁势而上。50多年的巨变,意味着,中棉所人50多年知难而进、坚持不懈的艰苦奋斗!意味着,中棉所人50多年勇于实践、勤于探索、敢于创新的拼搏、奋进!

  每每回顾这50多年的历程,眼前总会浮现出一幕幕动人的情景:

  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中棉所一度面临着“要不要搬家”的严重危机——试验田大面积发生枯黄萎病危害,尤其是枯萎病,常常导致棉株成片死亡绝收,严重威胁试验研究的正常进行。面对这样一个世界性难题,当时也曾采取过很多措施:焚烧棉秆,深挖换土,药剂灭菌……,力图控制病害蔓延,都收效甚微。但中棉所人并没有气馁,仍不屈不挠地努力寻求、探索着……,最后,以谭联望先生为首的一批专家,经过刻苦钻研、细致观察和大量试验,终于培育出了抗病品种“中棉所12号”!这一突破性的成果,不仅使中棉所“绝处逢生”,更为我国棉花科研、生产水平的提高做出了巨大贡献!……

  无论风沙迷漫天干地燥的春天,骄阳如火、挥汗如雨的炎炎夏日,还是忽晴忽雨变化多端的秋季……,中棉所人总是奔波忙碌在田间,仔细观察、一丝不苟地测量操作、认真调查记载,甚至在“三年困难时期”、“文化大革命”动乱年月,也从不间断;夜深人静时,常可看到实验大楼内还有实验室灯火通明,人影晃动,即便节、假日,也会看到此种情景。

  在先前的数十年里,每当麦收和秋天收花忙季,因为机械、人力不足,全所职工不论科研人员、后勤人员、干部、工人,总是积极响应号召,奔赴刈麦、收花第一线,任劳任怨、起早贪黑,全力以赴投入战斗!记得有一次,大雪纷飞,所长、书记亲自带领全所职工冒雪抡收海岛棉,一个个都变成了“雪人“;还有几次,全所职工雪后踏着数里泥泞小路前往东场“牛家营”抡收棉花,花絮上冰凌尚未化透,手指触摸冻得僵痛,但却很少有人叫苦。

  在全国各产棉区,东至黄海边,西至新疆边陲,南至海南岛,北至辽宁特早熟棉区,总可以看到中棉所人的身影,他们或是深入调查研究了解情况,或是推广新技术,或是长期驻点指导;在上世纪一段时期,农村生活、试验条件还差,但每年总有数十位中棉所人长期在农村“蹲点”,他们不计个人得失、不辞辛劳,与当地群众同甘共苦,实地试验,帮助指导、解决棉花生产技术问题,深受群众欢迎。

  总之,中棉所之所以有今天这样的大好形势,都是中棉所人费尽心机,流血流汗辛勤努力的结果,真是来之不易!中棉所人自当倍加珍惜,将优良传统发扬光大,以更大的热情和创造力,把中棉所建设得更加美丽辉煌!

 

 

版权所有: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离退休干部局 网站维护制作:农业部信息中心
最佳浏览模式 1024*768分辨率
网站保留所有权利,未经允许不得复制、镜像
>>>